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

剧本《闰土进城》

时间:2020-07-30来源:民间故事作文网

  淡入

  第一幕

  时间1921庚申年春节

  地点城中,街头,富贵布行前

  人物闰土水生卖糖葫芦的人黄包车夫陈老爷

  (外景:时候已是春节,过了二十三,大家就更忙起来,新年眨眼就到了啊。按老习惯,商铺多数关五天门到正月初六才开张。西街牌坊的匾额已被人又刷了遍红漆,为了赶在店铺大洋的前几天置办好一周的鸡鸭鱼肉香烛炮仗,西街的人数不减。小贩子们为清库存回家过年,吆喝声此起彼伏。生意最红火的,还是富贵布行了。按理说人们的新衣早该做好,可富太太们总嫌衣服俗气,一件红绸缎绣金线硬是换了好几个样式。)

  镜头拉近(闰土搓着手,头上戴着顶破毡帽,身上只有一件极薄的棉衣,浑身,哆嗦着,身旁面黄肌瘦的水生是第一次进城,同他的父亲一样。闰土刚把迅哥儿的,两条长桌给卖了,口袋里有几个钢蹦儿,寻思着,换几个年货去。)

  水生(疑惑地眨眼睛)爹,城里的东西要钱吗

  闰土(从口袋里掏出铜板)你这孩子,没见过世面。待会儿遇到穿马褂的老爷们,可记得向老爷们磕头。

  水生(骚骚脑袋,拉住闰土的衣摆)明白了爹,那是啥

  (闰土顺着水生方向看去)

  (卖糖葫芦的人上场癫痫病哪种方法治疗效果好,闻声转头)糖葫芦耶,两个铜板的糖葫芦呦。

  水生爹,我想吃。

  闰土你这孩子,两个铜板咱穷人可买不起,那但是老爷们吃的。给你买麻子打补丁的钱可一共就六个铜板。

  (黄包车夫上场,车棚拉起,里面坐着陈老爷)

  陈老爷(从前方看见闰土)闰土,进城来了?

  闰土(急忙转头哈腰,一边扯着水生)老爷好,老爷安康,哎,是,进城来了,这但是年吗,想着给孩子,扯块布子,补补……

  陈老爷(摆摆手,打断水生的话)哦是,自己穿的破可别委屈了孩子。

  闰土(上前一步)是,是,老爷我扶您下车。

  (陈老爷掏出手帕,按在闰土手上,走下车。)

  黄包车夫:老爷,您这从东街做到西街一共三个铜板。

  (陈老爷把手帕随手一扔,转向闰土)

  陈老爷润土,这天可带钱了不

  闰土(战战兢兢)老爷,带了带了。

  陈老爷(对着车夫)找他拿去。

  闰土(惶恐)老爷,这,这

  陈老爷(冷笑)怎样,你进城还没交入城费呢

  闰土老爷,我,我也不容易啊

  陈老北京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靠谱爷你难道不明白这西街但是我管的

  闰土老爷这这[由整理]

  陈老爷(瞥到水生)这但是你第几个孩子了?

  闰土老,老爷第五个。

  陈老爷(变脸,慈祥地笑)不如这样,你这孩子就跟我走了,我保证好好待他。

  (水生往闰土身后躲)

  闰土老爷,太太还是?

  陈老爷呵臭婆娘不下蛋呗,我看你这孩子挺可爱,倒不如与我去宅子里帮工。

  (画外音:闰土深知面前的陈老爷是个厉害主角,人背后常说他的怪癖,买过好多小孩子在宅子里,说是帮工,却不曾听到小孩子的声音。)

  闰土老爷,我虽是个穷人,但这孩子……

  陈老爷(打断)罢了罢了,你这车钱给我付了

  (说着,甩甩马褂袖子,越过弯着腰的闰土,向前走去)

  闰土(土想说些什么,伸出手去)哎,老爷

  (闰土无奈,长叹口气)

  黄包车夫(拍了下闰土的肩膀)老兄弟,我看你也挺不容易。怪我这天拉了这个恶人,可你看,我这活儿也是卖个力气,要不,你给两个铜板就行,这大过年的。

  水生(嘀咕着)两个铜板,可够一根糖葫芦了。

四川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闰土(为难眼色)大哥,您看,能不能再省点?

  (黄包车夫摇头)兄弟,我也有好几个孩子要养活啊。

  闰土大哥,可我这孩子的衣裳钱,可都在这了啊

  黄包车夫(抬头看看天色)兄弟,这天已经要黑了,我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着,你再不给钱,我可也要硬抢了。

  水生(眼泪盈眶)爹,不要不要我,水生以后必须听话不吵不闹……

  闰土(颤巍巍,捶胸)这天但是要亡我啊,老爷。

  (闰土脸上划过两行浊泪,手抖着掏出两枚铜板,递给黄包车夫)

  黄包车夫(收钱)兄弟,你可别怪我无情,要怪,就怪那恶霸去。

  (黄包车夫拉起车,转头拉车离开)

  (画外音:闰土仿佛被掏空了灵魂,他不明白痛苦要多久才能过去,他不明白这个新年,是不是真的新年。)

  (闰土牵起水生的手,一瘸一拐地走进布行。)

  第二幕

  地点:富贵布行里

  人物:闰土,水生,卖布女

  (近景:富贵布行里绫罗绸缎,大多是大红玫红紫红色,金线银线交错相织,布匹挂的十分整齐,也有做好的旗袍,长衫,毛呢皮衣。布行柜台底有些碎布头,黑白灰,一看就是粗癫痫病的饮食有哪些注意事项制滥造的廉价品)

  闰土(卑微的)可还有杂毛布头吗?

  卖布女(不屑的)有,你要多大的?

  闰土给些碎布片能打补丁就行。

  卖布女(随意从柜台底部抽出些碎布头,约莫五六根)五个铜板

  闰土(惊讶)啊,这些五个铜板?

  卖布女(不耐烦)要就拿去,不要赶紧走开,别挡着。穷鬼子乡巴佬还想买布,切

  闰土那个,妹子,四个铜板行吗?你看我这孩子都没……

  卖布女(打断,又抽回三根布条)行行行,这些,四个铜板,赶紧的。

  (闰土眼睁睁地看着仅剩的三支布条,目瞪口呆)

  (水生在一旁玩,伸手想去摸一件凤纹绣裙,被布行人大声喝止)

  (闰土紧拽着布条,低眉顺眼,拿出了最后的铜板,放在柜台上,拉着水生回家)

  第三幕

  地点:富贵布行旁边猪肉摊

  人物:闰土,水生,杀猪人

  (近景:闰土和水生走过,杀猪人的尖刀刺入猪的咽喉,猪只是一声声地叫下去。直到最后,它短短地咕噜了一声,像是老年人的叹息,从此就沉默了……)

Tags: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