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寻 水-

时间:2021-04-05来源:民间故事作文网

 

    1

 

    金钻身背干粮,脚蹬一双新草鞋,走在黎明的灰暗里时,心里还缭绕着双目几乎失明的母亲的形象。他担心母亲一个人无法照顾好自己。
    初夏的夜已经变得闷热而短促,拂晓的亮光爬在藤条编织的窗格子上时,金钻觉得自己是刚把头放在枕头上。金钻在鸡鸣三遍时便懒散地睁开了眼,他透过眼前半开的一扇窗子,看到母亲窗前的油灯像一片桔子皮悬挂在灰色的光亮中。母亲又是一个整夜没合眼了,他知道母亲是为自己即将来到的白天准备着一双新草鞋。这双新鞋将陪伴他走遍村庄周围的几千华里大山和森林、溪流和岩石。从这个黎明开始,他将要为全村100多户人家去寻找能带来清澈香甜泉水的石羊了。
    “金钻,天亮了,起来吃早饭!”
    “听见啦!”金钻听到母亲在唤自己,便起身穿了衣服,嘴里应承着来到去年初秋时节与母亲用新麦桔杆搭建的厨房。
    “你今年快十六岁,已经是大人啦,从今天开始,你就该去完成你父亲和所有乡亲们的心愿了!”母亲一边说着,一边靠近金钻,给他碗里添了些小米饭。
    “五年前,你爹因为给咱乡亲们找石羊,在一个深秋的暗夜里错误地走向了悬崖……”母亲说话的时候失去光泽的眼睛里已是红润起来。金钻记得母亲的眼睛原本是有着湖面般的宁静和明亮的。自从爹走了以后,她便用泪水清洗着每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没过一个月,她的眼睛便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虽然,漫长的时间让痛苦渐渐地走远了,但她眼睛的视力范围仅在咫尺之内。
    “娘,你就别说了,我不会像我爹那样傻。”
    “谁说你爹傻?他是为全村人掉进……”母亲愤怒似地转过身走向炕头,双手抱在胸前,静默地凝视着墙上挂的那个用狐狸皮做的沉甸甸的袋囊。
    金钻响亮地吃着面条。有三四只苍蝇在屋里嗡嗡地飞翔。
    “钻儿,你没学过凿石,你能行吗?”母亲自言自语似的,在金钻听来,像是由苍蝇的飞翔带来的余音。
    “娘,我吃完了。我听乡亲们说真正的石羊在夜间是能发出紫红色的光的。”
    “……”
    “听你爹说,真正能带来甜水的石羊,在白天看还很像咱们家圈里的活羊,但它是一块石头。只要你把那块石头雕成羊的样子,并连叫三声“石羊”,如果是真的石羊,它会一下活起来,跟你走的。它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甘甜的泉水出现。但也有假的,是魔鬼变的,你父亲就是遇到假的,才――”母亲打住了话。
    “我不怕假的。我一定能找到真的,石羊肯定力大无比,我来时就可以骑着它了。”
    金钻是在没有听到母亲的回答时才抬起头的,他从饭桌旁边站了起来。这时,他才看到母亲双膝跪在炕上,吃力地取着那个沉重的皮囊。她说话时袋子上的尘土飞飞扬扬,在金钻的脑袋里母亲的背影像一段远在童年的记忆一样模糊不清。母亲像捧着一个婴儿一样捧着那个沉重的皮囊,当她缓缓地放到炕头上时,用坚定不移、顽强拼搏的语气说:“打开它!打开它!!”金钻看到母亲异常严肃的神情时,不敢怠慢,便走过去快速地打开了。
    “是什么?”母亲冷冷地问。
    “是一把凿子和一把铁锤!?”金钻疑惑不解地望着母亲。
    “带上它,这就是你爹当年的遗物。五年了,五年来,我一直想把它交给别人,但他们宁愿喝这苦涩的咸水,也不愿去为乡亲们去找那能带来甜水的石羊。我已想好了,只有你才能去,而且是非去不可的,那怕……我们祖祖辈辈不能吃这样的水呀!”母亲岩石一样的语音里布满着千年沉淀下来的苦涩和艰辛,此刻显得栩栩如生。金钻伸出一根指头摸了摸,觉得十分的冰凉,一如五年前他所看到的父亲在雨水中被人抬来的情景。他刚吃完热饭,心头突地冰冷了一下。母亲又说:“带上它,你要带着它回来。我要看到它。”
    “好,好的。”金钻连同那个皮囊一起接了过去,试着提了一下便和干粮袋一起架在单薄的肩膀上。
    “你已经是大人了,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你还从来没出过远门!”母亲的目光努力地直射过来,她看到了金钻空虚的形象显得高大无比,一丝幸福的笑在几只苍蝇的飞翔中来到了她苍白的脸颊上。
    “知道了,知道了――娘!”他穿好母亲做的新短衣和新草鞋,背上了石匠父亲的遗物,在母亲暗淡湿润的目光中走出了家门。当他回望泪水在脸上飞奔着的母亲时,两只眼睛突地一下涌出了酸楚的泪水。
    “走吧,快走吧!”母亲像一尊石雕停止在门槛旁,大声地催促着。

 
    2


 
 &nb全国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sp;  金钻一边想着母亲,一边沿着曲折的小路走出了村庄。此时,太阳已从遥远的山林中升腾而出,有着露珠般的晶莹湿润。他感到一丝清晨的凉爽和潮湿,他又觉得他的行走是模糊不清的茫然。他身背着父亲的遗物就像背着一个沉重的诺言,越走越有劲。到太阳高悬在头顶上的时候,他的肚子里已是响彻云霄的饥饿,身上的短粗布衣紧紧地贴在皮肤上,汗水像细雨一般流进他的新草鞋,使得他的每一个迈步像是走在冰面上那么艰难,脸面在热汗的冲洗下艳若道旁的野花。金钻只好在路旁一棵古旧的垂柳下稍作休息,从肩膀上取下了皮囊和干粮袋,就着咸苦水吃了几口烙饼。远处的炊烟穿过树林像一尾尾游鱼穿梭在正午的骄阳中,金钻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背依垂柳,感到轻松无比。他已经淌过了延绵数十里的苦水河,翻过了两座大山。这是条便道,离通往郡府的官道很远。他想这条小道父亲和乡亲们肯定已来过,不可能有石羊,但他还是细心地留意了每一块白色的石头,看它是不是有羊的模样。
    约莫一柱香的工夫,他便起了身向不远处的峡谷走去。没走几步,脚下却是刺骨般的灼热,待脱掉草鞋,弯腰细看,双脚已布满蚕茧般的水泡,有的已破裂分泌出细小而鲜艳夺目的血丝。金钻便坐在一棵老槐树下,这时密林中像一阵风似地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细听起来又像树叶的沙沙作响。金钻站起身来,四下里望了望,没有发现什么,只是心里有些发怵,嘴里念道:“我已经是大了人,我不怕……”突然间,他忘掉了脚底的疼痛,毅然脱掉草鞋,提在手里,赤脚疾行而去。
    前面就是漫长的峡谷,两边是乱石林立的山峰,谷底是繁茂的灌木、青草和破败的车辕、战旗、衣帽……几只秃鹰在悬崖与天空之间来回飘荡,歌唱着凶猛与无奈。穿过这条五十公里的峡谷就能到达黄河岸边。
    金钻进入峡谷时,已是傍晚时分,峡谷中弥漫着沉重的腐败气息,阴暗里显露出千奇百怪的岩石。他想,这里可能有他要的东西,他的眼球便不放过任何一个与羊相像的石头。进入峡谷不久,他就发现了一块形似站立的山羊的石头,于是,赤脚攀上那仿佛生在云彩深处的石岭,此时,他信心百倍,挥动着铁锤和凿子向那块岩石凿去,他要把它雕成真正的“石羊”。金钻心中充满着快乐和幸福,他想,这有可能就是上天的恩赐吧,或许是死去的父亲显灵了,在冥冥中助了他一臂之力。乡亲们几百年一直都没找到的宝石,他在一个黄昏里找到了。
    青纱般的暮色,在秃鹰最后一次冰凉的鸣叫里,缓缓地从金黄色的天空横铺下来。金钻的手掌已被铁凿磨得血肉模糊,两只秃鹰像欣赏一场战争一样聚精会神地注视着。金钻的“石羊”只剩下一条腿就要雕刻而成了。听母亲说,在雕成后要连喊三声“石羊”,它才能显灵变成一只真的神羊。对成功的渴望减弱了他肉体的巨痛和饥饿,他的努力显得兴致勃勃。空旷的峡谷中回荡着尖利的叮当之声,回声一折三波,像发生在远古时代的一场战争,充满着空洞与死亡。金钻大汗淋漓地用凿子剥下了最后一块石头,但这最后的一凿却火光四射,把金钻几乎掀翻在石岭上。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他的“石羊”却不见了,慌乱中他听到了石头碰撞的碎裂声和秃鹰恐怖的嘶鸣声。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大喊三声石羊,一个趔趄脚底一滑,金钻便滚下了石岭。
    ……他梦见自己长着强有力的翅膀在高空飞翔,他看到了真正的石羊给乡亲们带来了香甜的泉水。他又看见了父亲,正微笑着向他走来,喊着他的名字说:“钻儿,那不是石羊,那是魔鬼的化身,它要害你呀!我就是受到假石羊的欺骗才掉进悬崖的……。”他感觉到有一只带刺的手在抚摸着他的鼻子和脸皮,让他喘不过气来,他在那只柔软无骨大手的摸索中慢慢苏醒过来,突然他下意识地用双手向这只手用力一击,那只手惨叫一声倒了下去。浑身的疼痛把他弄醒了,他先看到了银钉般的星星,然后发现了躺在身旁散发着热气的毛绒绒的东西。金钻猛然明白过来自己是从高处滑下来时被一块大石挡住了,不然早就跟着爹走了。借着星光他看到了那只倒下的大手,那是被自己手中的铁锤击中而死的一只体形庞大的狼。现在他已经英勇无畏了,只是饥饿和无休止的火辣辣的疼还在他身上奔腾不息。他的干粮袋早已荡然无存,双手却死死地捏着那把凿子和铁锤。
    这一夜,他忍受了疼痛,克服着饥饿的煎熬。当阳光熟视无睹地从空中像一匹布一样抖落在他身上时,他看到那只狼有着诱人的美味。于是,他用凿子划开它的胸膛,他看到水果店里水果般的鲜艳和可口,他在血腥中饱餐了一顿。
半个月过去了,那只狼和野果维持着他的生命,他有十多次雕成了石羊,但都没有被唤醒成为神羊。


 
    3


 
    金钻托着残枝败叶般的躯体走出了与狼共舞的峡谷,他像一片秋天的落叶被不幸丢弃在长满青草的山坡上。前面不远处就是黄河和驿道,黄河水比他想象的更加汹涌和豪迈;驿道上时不时扬起一团团尘土,偶尔有车马之声向这边飘扬而来。金钻努力地睁开眼睛看见了黄河,他试着站了起来心情激动异常。突然,眼前一块黑色挡住了他的视线,双腿和身体沉重地落在山坡上,又慢慢滚到一块坡地中央。金钻又昏死了过去,这已是第三次了。
    “爹,快来看,这儿躺着个死人,身穿狼皮,手拿铁锤和凿子!”
    “好像是石匠,怎么会躺在这儿呢?儿子!他还没死,你看他的眼睛还在动。”
    “爹,他的身上全是血!长沙治癫痫去哪好是死了吧。”
    “让我试试有没有气。”老农说着把一只手放到金钻鼻孔边,“还有气,儿子快把小米汤端来,给他灌些。”
    老农和儿子撑起了金钻,给他灌了米汤,又放下来,让他休息。
    儿子说:“爹,要不要报官,是不是别人害的,或者,如果他是坏人怎么办?”
    “不用啦。从相貌看,他还是个孩子,不像坏人。先把他手里的铁器取掉。”说着,父子二人分别从金钻手中开始取东西。不料,金钻的手像两把铁爪,怎么也扳不开,一来二去,金钻被弄苏醒过来了,但他已没有力量站立和挥动手臂了。金钻从喉管里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吼叫,父子两人便停止了行动,把金钻的上身撑起来,让他坐在地上,但他还是不愿松开双手。
    ……金钻充满逻辑缺陷的叙述,让这位老农和儿子通过不间断的补充和提示才艰难地完成了对他的了解。金钻传说般的叙述让老农父子感动不已,看着可怜的少年,老农在心里动起了怜悯之情,便让儿子掺扶着走向自己不远处翠柳掩映的茅舍。此时,长河落日,晚霞归牧,炊烟缥缈,好一幅人间仙境!金钻看着这美好的景致,不觉间精神抖擞起来。
    老农的晚餐让他胃口大开,这不仅因为他第一次喝到了香甜的黄河水,更重要的是他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吃到像样的东西了。金钻的食量让老农一家惊恐不已,他竟然吃掉了一条土鱼、一只锦鸡和两只野兔,喝掉了半斤米酒。老农的内人和儿子像欣赏一头珍稀动物一样两眼直盯着,眼神里露出不可理解的慌乱和不安。浓浓的夜色已经来到,它们正躲避着屋内油灯的追赶,缩着身子蹩在墙角或屋檐上面,静默地偷听着金钻对向老农说自己的故乡,说千里之外乡亲们多么渴望有一眼香甜的泉水,他的表达显得滔滔不绝,像河水一样携带着泥沙般的含混不清。
    “你们有谁听说过哪儿有石羊吗?”老农的目光穿过昏暗的灯光落在十二岁的儿子身上,他的妻子却先开口:“我听在县衙做捕头的远房亲戚说,像是在一个叫石羊岭的地方有这怪物,有很多人像寻找珠宝似的在找它,但没找到……”
    “我舅舅说那个地方是个大森林,走进去就出不来了!”儿子急着补充说。
    “瞎说什么!”老农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金钻躺在老农家的草铺上时,夜已深了。月亮像一块磨光的石镜,放射着逼人的寒光。他突然想起母亲,他看着母亲像是从月亮上面走了下来,坐在他伤痕累累的身旁。母亲又瘦了,眼睛已全瞎了,只能靠双手的触摸和听觉来生活。
    “钻儿,你已经是大人了,你不能让你爹和所有的乡亲们失望……”母亲暗淡的眼睛里流出了殷红的泪水,抚摸着他磨破的双手和被石头、野兽撕裂的双腿、胳膊,语重心长地说。
    “娘!我记住了,我已经是大人了!娘!!你的眼睛怎么流血了?”
    “娘,你还能看见我吗?”
    “娘,我会找到带来甘泉的石羊的,你放心……”金钻满身血汗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张着嘴喘着粗气。
    原来这是一个梦。
    这一夜金钻辗转反侧无法入睡,望着月亮从窗前移到屋后,直到黑暗的黎明生出乳白的曙色。朦胧中,一个比拂晓的灰暗还要黑的影子倏地从窗前一闪而过,他本能地感觉到有人进入了他住的房间。金钻两手紧握铁锤,全力以赴地做着搏斗的准备。多日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以生命为最终目的的游戏。一股羞愧的悔恨刹时转为咬牙切齿、你死我活的战斗激情,老农一家原来是这路货色――强盗!金钻从草榻上蹦了起来,躲到窗子旁边的阴影里。倏地一道火光照亮整个茅庐,一个巨大的黑影笼罩了他,使他在惊慌中出了一身冷汗。
    “小石匠,睡醒了吗?”一个沉闷的声音从黑影中向他走来,接着油灯亮了并随黑影转了过来。金钻看到,那被灯光照耀着的脸泛出古铜的陈旧,像晚霞中的黄河水面斑驳陆离。“起来吃早饭了!”又是一句,这时,黑影已经走到他的榻前,他认出了老农,正来叫他吃早饭。老农见草榻上没有人,疑惑地朝周围看了看,金钻站在黑暗中的姿态让老农大吃一惊,妈呀!大叫一声,抛掉油灯,跑出屋门去了。金钻紧跟其后喊道:“老伯,是我――小石匠!”金钻的喊声穿破了黎明的清凉,在空中回荡,引得犬吠声声,沉睡在绿树丛中的村庄开始打着响彻云霄的哈欠醒了。

 
    4

 
    金钻不辞而别地跑出了村庄,他的身后嘈杂声沸腾成一片可怕的恐惧,他几乎是一口气跑出10里路的。当阳光黄金般洒在他伤痕与血痕花朵一样开放的身上时,他无法确定和判断自己,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绪究竟是高兴还是悲哀,脑袋里像有千万只蜜蜂在叫,混乱不堪。他像是走上了一条荒凉的林间小道,两旁树木齐刷刷、密匝匝紧挨着,像皇帝的卫队,只容狭窄的小径勉强蜿蜒穿过,随即又在后面将小路封闭起来。整个氛围凄清无比,在这片凄清之中还有一个特殊之处,那就是行路人根本不知道无数的树干背后和头顶上的粗大树枝里面藏匿着什么,所以他虽然孤单地迈着脚步,却可能正从看不见的一大群魔鬼或野兽当中穿过。
    “我舅舅说那个南宁治癫痫到哪个医院地方是个大森林,走进去就出不来了!”金钻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那个陌生人儿子的声音。他畏畏怯怯地朝身后张望,自言自语道:“要是有饿狼或老虎突然蹿出来怎么办!”
    他扭过头来往后看,在经过了道路的一个拐弯处的时候,又再掉过头来朝前望,这样走了大约三个时辰,太阳光已经从树缝里射下来了。在转过第九个弯的时候,他看见前面不远处像是蹲着个什么,全身在阳光中显出白斑。他又自语道:“这次看来是见不到我娘了,前面是老虎啊!”事实上,他还没有亲眼见过老虎,他对老虎的形象是从大人们的描述中树立起来的:一只脑袋长得像猫一样的狼,是让所有的生命都闻风丧胆的野兽。金钻内心的恐惧吞食掉了他全身的勇气和力量,脑袋中热烈的混乱场面被一片空白塞满了。他迈着机械的步子像一个木偶一样向前移动,他像失去了感觉,晃若在梦中,行走和呼吸变得异常艰难。
    金钻倒在“老虎”身旁的时候,阳光已经偏向了西方,整个狭窄的小路完全笼罩在树阴中。他被这一场虚惊消耗得有气无力,像刚从一场梦中走来。他慢慢睁开了眼睛,双手摸索似有体温的石头,不觉心中一怔,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猛然跳起来,在那块石头周围走来走去。金钻研究般的打量使这块石头在他眼中仿佛就是那个他要寻找的“石羊”,尽管他已经被许多相像捉弄得焦头烂额,但他觉得还是有一试的必要,于是开始了又一次的雕刻。
    森林和小径已全部融为一体,月亮冷冷地看着他无力的动作。金钻已经一整天没有吃到东西了,想停下手中的活休息一下,却害怕停下来后,饥渴会迅速走来耗尽自己为数不多的精力和意志。每一锤下去石头上会溅出星星般的火花,他的努力听起来像牧羊人脆弱的口哨,刚一出口便突地一下掉到不远的草丛中去了,森林一片静寂,像一块墓地似地散发着死亡和神秘的气息,微风细柔地拂来,像一匹飘展的绸缎。这光滑细腻的绸缎却让金钻失去了知觉,晃晃悠悠如醉酒般瘫倒在草地上。
    金钻像真的听到了羊叫的声音,那咩咩声里分明飘荡着儿时的青草山坡和流云。恍惚间,他躺在了母亲的怀里,听着流水般的歌谣。这时,父亲来到了。父亲与母亲走进了一间屋子,在洞开的房门中传出热烈而急切的呻吟。不久,有一只羊走出了房门,接着母亲蓬乱着头发,双手正提着裤子坐在金钻面前,说,我要为你生个弟弟。金钻满怀狐疑地说,我不要弟弟我要石羊。娘问为什么,他回答说石羊能带来甘甜的泉水。娘笑了,那笑容像苹果一样幸福无比。金钻感到一股热浪行走在风中,在他身边停了下来,散发出羊群的味道。突然那味道在地上一滚变成一只肥大的绵羊,向金钻张嘴说起话来:
    “金钻,我就是你们千百年来要找的石羊。以前他们没找到我,今天,我让你找到,是因为我被你和你的母亲感动了,所以我才肯不顾个人安危显了真身。但我有个要求,我每天晚上给你们送水,在你们村头的干涸的水坝里会有香甜可口的泉水出现。白天你是看不到我的,你不能在白天喊我的名字“石羊”,也不能把我的话告诉任何人。怎么样?”
    金钻急忙起身叩谢,发誓如说出必当电击雷辟,死无葬身之地。只要母亲和乡亲们有甜水喝,自己即刻化为顽石也心甘情愿。
    “那好,我现在就送你回家,你母亲双目已失明,还望好生侍候。”
    “谢天谢地呀!”
    “快起身骑在我的背上。”
    金钻迷迷糊糊骑在身旁的石羊背上,只感觉在梦中飘游,耳畔凉风习习。
    金钻晕晕忽忽醒过来时,看到了桔皮般的油灯在眼前晃动,这使他疑惑不解。他放下手中的铁锤和凿子,用劲在自己破烂的腿上拧了一把,巨痛马上来到,他相信这不是做梦,这是现实,是在自己家。他看到母亲的灯盏了,它高撑在自己的脸上部。接着他听到娘唤他的声音:
    “金钻,你醒醒,你是怎么了?”
    “娘!是我?我怎么在家里?”金钻从炕上跳起身,他真真切切看到了娘,看到了端着油灯守着他的娘了。他一下扑在娘怀里大声痛哭起来,油灯被他打翻在地。想必是娘想儿子了,两人相抱痛哭成一团。
    待二人平静下来,娘说,我听到大门响了,一开门就觉得有人睡在门口,便去扶,一摸便知是钻儿,我没用多大力气便把你背到炕上。她迟疑了一下说,我看得不清,但感觉很好,你一定是受了伤痛才倒在门口的。听完娘的一席话,金钻把要说的话又咽了下去,恍然有悟,觉得昨夜之梦确非寻常,想起梦中石羊的交代,便缄口不言此事。任娘再三追问,他也三缄其口。娘只好作罢。金钻看到娘老了,他知道娘瞎了,她抚摸儿子的手摇摇晃晃、犹豫不决。看着娘美丽的容颜在一双无光的眼睛中游走,金钻又哭了一通,不料,被娘厉声喝住:
    “金钻,你已经是大人了!”
    “是,娘,”金钻即刻收住泪眼,让熬了一夜的母亲上炕休息,自己开始在里里外外忙碌起来。狼吞虎咽般地猛吃之后,金钻便更衣洗浴,结束时,天边已是白光片片,正是他当初上路的时辰。他便出门给乡亲们传信,村头的坝子里有甜水啦。一边哟喝一边往村头跑,他看到了清澈见底的一大坝水,用双手掬着喝了一口,清凉爽快。
    天亮时,乡亲们的欢呼暴雨般响成一片,像沸腾的油锅突突地冒着煎人的热气:
    “金钻找来甜水啦,金钻找来甜水啦!……”
 合肥癫痫正规的医院?;   娘高兴得没法呆在炕上,由金钻扶着走到门口,她也偿了一口甜水,两行泪水从她的双眼涌出,在晨光的欢呼雀跃里闪烁不止……


 
    5


 
    娘每日里不断涌现的泪水,让金钻回想了五年前的那个秋雨连绵的黄昏:四个湿漉漉的暗影抬着一个破烂不堪的人,从他的记忆中走去时,像一片风中飘去的枫叶;娘热浪滚滚的哭泣,此刻走进他的记忆时有些虚张声势,但记忆并非都是如此清晰。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金钻失去了对这个重要事件的记忆,代之而来的是对石羊的感恩和神秘的探究,他想,我要明明白白地见到它,看它是怎么送水的。
    三天后,金钻决心在坝子上找个隐藏的地方躲起来,要亲眼见见石羊。他却没有看到它,水坝里的水明显少了。金钻想,是不是因为我的偷看,它才不来呢。第二晚他便没有去,可水坝里也没有新添水。石羊已是三天没来了,眼见坝底就要露出水面,乡亲们焦急万分,来找他问,金钻,石羊是怎么啦?是不是出事了?金钻不能回答石羊会是怎么了,但他坚决地回答大家:明晚肯定会来。
    是夜,金钻手提父亲的遗物,寻着梦中的小径在月光的照耀下找石羊去了。约摸三更天时分,他看到路的前方横卧着一个东西,在月光中一闪一闪的,像是一双眼睛。金钻没有多想便奔了过去,及近,便认出是石羊。于是蹲下身子,爱抚地摸着它的头问,石羊!你怎么了,石羊便将自己舍身偷着送水的事告诉了他,还让金钻看它被黄河的护水怪打断的前腿,还说这腿只有你能镶,镶好后你将减少阳寿十年。金钻听后,说,只要能治好你的腿给乡亲们有甜水喝,少说十年,就是五十年或者死了都可以。话音刚落,金钻手起锤落,不用多少功夫便将石羊的断腿镶得完好如初。少歇片刻,石羊起身一试觉得已能走路了。它说,金钻你回去吧,我要偷水去了。金钻说,不行,你得休息几日,方可去得。但它执意要去。金钻说,既然你坚持非去不可,那我就陪你去,见识见识这个凶煞恶魔。石羊劝告道,那是很危险的,有时还会有失去生命的危险。
    金钻正色道:“你能冒着生命危险为老百姓送水,我就不能给你帮一次忙吗?”
    “这个忙不好帮,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有巨大力量的黄河护水怪,它残酷无比,对每一个没有经过它同意的用水者都将给以最严酷惩罚,甚至夺去生命。”石羊认真地说。
    “如果是这样,我更愿意去了。”金钻坚决地说。
    金钻顽固不化的执著让石羊改变了它的想法。金钻听从石羊的安排,骑在背上,直奔黄河方向而去。不多时,眼前出现一条宽阔的河面,在月光中散发着袅袅水气。突然一股凉风从河岸上旋转起来,直旋得金钻目眩耳晕。
    “石羊,你胆敢还来,上次念你是我的同事,给你点皮肉之苦,就罢了,不料你不思悔改,执迷不悟,还想帮什么人偷水。你不想想,我已经看管此水多年,哪一个用水的人不是用金银财宝、美色贡品来换取的?你给了我什么?还不快滚!”一个银器碰撞似的破锣声音从天而降。
    “这水是黄河流域人民的共有财产,每个人皆可免费使用。你的职责是护理不让成灾。你现在的行为已触犯天条,你知罪吗?”石羊愤愤地说。
    “这水来自雪山草地,是大地的血液,是属于所了大地上的子民的,你为什么要独占?”金钻用全身的力量喊道。
    这时,石羊的身体被重重地摔在了岸边的沙滩上,一声回旋曲折的呻吟走进了金钻的耳中,他的心里疼痛得像一把尖刀在肉体中穿行。怒火中烧的金钻挥动着铁锤发疯似地向这团旋风扑去。愤怒让他的行动迅速而有效,一声尖厉的吼叫刺穿了整个夜空。血肉模糊的金钻和水怪喘着粗气并躺在河滩上,月光让他隐约望见在河滩上翻动而无法站立起来的石羊,此刻,一股力量从两条破烂的胳膊上聚拢而来,他一跃而起坐在水怪身上,高举铁锤向它的头部猛然击去。只听水怪惊叫道:“钻爷住手,饶我性命吧!我给你取水珠,只要有这水珠,石羊就不用跑远路来取水了。如果你打死我,就没有取水珠了……”金钻一想,倒也是,便收了家伙,得了取水珠,寻声向爬在河滩的石羊走去。
    原来,石羊被那水怪砍断了两条前腿,已无法站起身来。金钻跪下身子给石羊镶好了双腿,然后将那枚取水珠放入石羊口中。石羊休息片刻,起身说,我们得赶紧回去,不能让乡亲们看见。金钻说,这怎么行,还是多休息几天,待身体好些再走不迟。石羊坚决要金钻骑在自己背上,五更以前到村里。不然,若有人看见,你会变成树林,我也会变成石头的。金钻扭它不过,只好听从。他们在月光即将消尽的后夜踏上了回家的路。石羊忍着双腿的巨痛行走在蜿蜒的小路上,黎明冰冷而灰白的光亮让金钻的浑身一阵热烈一阵寒冷,他知道石羊的双腿不能长时间地承受重压的,他们只能走一段落,让石羊休息一下……。
    鸡叫三遍时,他们接近了村头。模糊不清的哟喝声、狗叫声、叮当的铃声……时隐时现。刚到村头水坝,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快看啦,金钻骑着石羊回来啦!”人们蜂涌而来,但他们看到的却是一片参天的松树林和一只前腿有伤痕的石羊,还有一股日夜不停、香甜可口的涓涓溪流。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