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感谢灰狼先生盛装莅临我的青春记叙文

时间:2019-09-12来源:民间故事作文网

只有牵挂穿越这繁花。

――题记

黄昏残阳,秋风萧萧,昏鸦栖息在枯藤上。

“咳咳!”“,你没事吧。”杨晴婆婆转过身,那是一张本应白皙细嫩的脸,岁月蹉跎,白发苍苍,皱上眉头。

杨婆婆举起拐杖戳了戳正站在旁边担心她的小孙子灰曦,露出慈爱的微笑,像的暖阳,像少女花季:“小曦啊,奶奶没有事呢,都是老毛病,老毛病了啊。咳咳!”“你看看你,咳嗽得这么厉害,我还是带你去见见医生,咱们别再在这里吹冷风了哈,对身体不好。”杨婆婆拍了拍小孙子的脑袋,笑着说:“莫害怕,奶奶身体好着呢。”说着,便快走了几步,“你看,这不是好好的嘛,不用请医生了啊,不用请了,花那冤枉钱干什么呢,人老病死,总会来的,总会来的啊......”

灰曦看着婆婆的背影,其实他心里是知道的。婆婆已经到了古稀之年,早已记不清过去的点滴,但却牢记着一个改变了她一生的何去何从的人,牢记着云月坡中的那一小方石碑,牢记着那两个字――灰楠。婆婆心中的那份牵挂,是挥不去了,来到这云月坡,也不过是捡拾起那些已经逝去的旧迹,来陪陪那个盛装莅临了她的青春的他。

天空被青灰色浸染,没有了橘黄色的浪漫,来的只有那一颗两颗的雨珠。云月坡土质疏松肥沃,因此有不少的芭蕉树。每年,无论,都有鸟儿的歌声,唱得格外清脆却又格外悲凉。杨婆婆站在芭蕉树下,灰曦看见雨势愈下愈大,连忙走过去,撑开伞,招呼着婆婆同他一起回家,但杨婆婆未闻其唤。在杨婆婆心中,只有雨打芭蕉之声。

“婆婆,走啦!”杨曦走过去拉着杨晴婆婆的衣裙,喊道。杨婆婆这才缓过神来,眼角明显红了一圈,微笑着,道:“走吧走吧,不然我这小孙子,等不耐烦了哦,哈哈。”杨婆婆接过灰曦手中的拐杖,蹒跚的走了。

途中,花儿被雨拍打得垂下头来,连鸟儿们也不再欢叫。

杨婆婆把头放在灰曦的肩上,闭上眼,嘴角微微上扬,低声委婉的说道:“最开始,你也是这么大了呢,我也像这样,躺在你的肩上,听报纸呢。后来,我们还是这样,只是场景不同了,我躺在你的温暖的怀里,而你却坐在冰冷的病床上,念着报纸给我听嘞。”灰曦看着自己的奶奶,心中不知怎的竟有一丝羡慕,“灰狼啊,我觉得我快撑不住了呢。咱们下辈子还要做一世夫妻,这世间还是太大太大,儿童癫痫最好的医院大得我们看不完呐,但我们一起并肩看过的,总是比别处的更美丽。”灰曦看着奶奶,明知道说的并不是自己,却还要伸手摸着杨婆婆的脑袋,轻声一句:“嗯。”

是夜,杨婆婆躺在床上,翻看着一册册厚厚的相薄,里面的照片已经泛黄,但却格外的干净整洁。望着那一张张照片,脑海里回顾着那一幅幅幸福的画面。看着看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恍然间,四周黑漆漆的,眼前放着如同胶卷般的电影,那是杨婆婆身前的“美梦”。杨婆婆望着,轻叹:“不过走马灯罢了。”笑着,“大灰狼,我很快就能再见到你了。”

每一卷照片,映入眼帘,带来的都是无比的温馨。仿佛转眼间,回到50年前......

“请问,这里有人吗?”一名身穿卫衣牛仔裤的男生走来。用手指指了指杨晴旁边的一个位置

“没有。”

“谢谢。”

“不谢。”

灰楠顺着坐下,拿出三毛的《送你一匹马》,翻看了几页。余光使得他不经意间莫名的打了个寒噤。是杨晴。她把自己的脑袋偏向着灰楠,眼睛时不时的往桌上的书跳去。灰楠笑了一声,杨晴就马上转头看着自己的书。脸涨得通红通红,在这深秋,早已难见一次脸红。

“你也喜欢看这本书吗?”

“嗯,想看。”

“你拿去看吧,算我送给你的见面礼,也许以后我们还会相遇。你是叫杨晴的吧”

“嗯,杨晴。”她讲到。

“你好,杨晴。我是学生会会长灰楠。很高兴遇见你。”

“我也很高兴遇见你。”

杨晴把头转向一边,望着窗外的芭蕉树。白净的脸颊,黑长的直发,炯炯的双眼。灰楠靠在杨晴旁边,注视了一会,突然说道:“我好像记得你,你是申请了贫困生的那个女孩吧。”杨晴回头,望着灰楠,脸上的脸色竟变得冰冷,红了眼眶:“是,我是申请了贫困生怎么了?市区的歧视郊区,城市的歧视。你们从小生活在一线城市,拥有着宽裕的财产,享受着父母的厚爱,怎知我们这些操劳了半生的山区孩子,拼死考上重点大学,却又因为巨额消费,差点又继续站在大山里,直至病终。”杨晴用纸拭了拭眼角的眼珠。灰楠突然笑到,说:“不是的,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想帮助帮助你们,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做的事嘛。并不是为了嘲笑你。”“不需要陕西哪个癫痫病医院效果好。我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杨晴丢下冰冷冷的一句话,转身,便走了。灰楠看见杨晴走出图书馆,似乎往云月坡的方向走了。

在A大的旁边,有一座小山坡,当地人叫它云月坡。云月坡很高,似乎与天触手可及。在山顶,修建了一座小亭子,在哪里,可以看见明月的清辉,和每天的云卷云疏。山坡上有许多小野菊。正值深秋,山上的野菊开了,和着银杏的飞落,满山金黄。暖了每个云月坡里的人的心。杨晴所租的小木屋也在山坡上。很简陋,但却很暖和,很温馨。整个屋子只有一张床和一张书桌。在墙壁上有一张壁画,画中是一重重的山,而在山的背后,是。杨晴捧着一本书,坐在山坡上的草地里。她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很安静、很熟悉。小雏菊,晚上的河和萤火虫,一切都像极了她的。回想当时,父母泪流送女离,星闪闪,风萧萧。清幽的光辉,照在人间。如今独自一人来到他乡闯荡,人生地不熟,也未能结交到一个好。杨晴深吸了一口气,不禁一滴泪落,拭去,欲说却未说。拿起书,抬头而望。“今天也是好天气呢。”借着烂漫的日光,品味书香。

“嘿,你也在这里吗?”杨晴望了望,一个熟悉的身穿卫衣牛仔裤的身影,杨晴其实心中早已知道是灰楠,从远边传来的�O�O�@�@的声音开始,只是不敢相信,或者说,是不愿相信。“嗯。我家就在旁边。”

“你一个人住吗?”

“嗯。”

风静静地吹着,鸟轻轻地唱着。

“你平常都不和朋友一起玩吗?”

“你不用知道。”

“笑一笑吧。总这么消极会老得很快哦。另外说一句”灰楠把嘴对到杨晴耳边,轻声说道,“你笑起来很好看的。”

“谢谢。”说完,杨晴收拾好书和背包,准备离开,她一刻都不想与灰楠呆在一起,她害怕,下一秒,灰楠的话,就会惹得她哭。她不愿意听人说她怎么怎么,她就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看着书,远离世俗浮沉。即夜,杨晴把头埋在被子里,脑海里全是灰楠的影子。半夜,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寒雪冰风,一个身着补巴棉服的小女孩拿着一搓旧钱,坐在候车台旁,冷冷的望着开始行驶的列车,暖暖洋洋,一对夫妇正与他们的孩子玩耍。小女孩的眼睛闪着星星,伸出手,拿着一根火柴,希望着能有片刻温暖。火柴亮起,一位天使降临,带着洁白的羽翼,告诉小女孩:“笑一笑吧乌鲁木齐哪家医院看癫痫好。”火柴灭了,天使也随之散去。

往后,灰楠总会在不经意间出现在杨晴的视线里,同她打招呼,一起跑步,一起吃饭。时间是个神奇的沙漏,它在一粒粒沙之间,流走了青春,飘走了忧愁,也带走了灰暗。之后,杨晴慢慢的接受了灰楠的莫名“关心”,可能是出于对的向往吧,也可能是来自内心的呼唤吧。在角落呆久了,也会向往蓝天。

夜幕已至,星辉灿烂,好像比以前更加明亮,站在山坡上,秋风阵阵,但却格外温柔。杨晴穿上大衣,提着小台灯,出门,到了野菊盛开之地。远远地,她似乎看见一个人影。高高瘦瘦的,在山坡上坐着,望着天上的星河。杨晴提着灯走近。灰楠突然抬头,叫到:“惊喜!”杨晴腿一软,倒了下去。

再待她缓过神来,灰楠已经把她带到一把长椅上。灰楠推着眼镜,认真的看着报纸。杨晴躺在肩上,想起身却无力,望见灰楠手中的报纸,便说道:“再看什么?”灰楠笑着说:“小绵羊,醒了?你可不知道你有多重,我把你背过来,可真是累死我了。”杨晴望着他,眼中不再有一丝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温暖。脸上逐渐的露出了迟到的笑容:“不要乱给别人带外号,我问的你你再看什么?”灰楠看着杨晴,自己也笑了。圆圆的酒窝在小小的脸上挂着,亮亮眼睛弯成浅浅的月亮:“终于笑了......青年报,你要看吗?”“读给我听听吧,谢谢了,大灰狼。”“大灰狼,谁啊?”“死笨蛋!大灰狼,快读给我听。”“好好好,‘据报道,......至今已有三十多万游子未能归乡而终死他乡......’”读到这,杨晴的眼神变得暗淡,似比这天还阴沉,凉风习习冷入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土和小野菊的芬芳,却又转瞬无存,就连星星的光也似乎淡了许多。灰楠读完了报纸,低头看了下杨晴,说道:“我读完了。”

“嗯。谢谢了”

“不用谢。快回家吧,天黑了,不然等下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嗯。”杨晴从灰楠的肩上起来,灰楠望着杨晴,眼中尽是心疼,其实他是知道的,杨晴一人在外的痛苦。灰楠大声地向杨晴喊到:“要记得笑啊!无论这个世界对你怎样,都请一如既往的努力,勇敢,充满希望啊!”听着灰楠的话愈传愈远,杨晴顿了顿,笑了笑,虽然很想说点什么,但又无从说起,还是走罢。灰楠看着杨晴愈走愈远,低头,又抬头,只见杨晴的背影朝着灰楠,摆着“V”字手,笑了。

北京军海医院鄢军医师,愈黑愈美丽。很故事,也很风情。看不清你我,传递在彼此间的,是彩虹似的梦。

的晚夜,没有了的细雨润物,没有了的聒噪蝉鸣,也没有了的雪风飘飘。杨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回想着这一天所发生的事,犹如梦一般,温暖的微笑又浮上脸颊,就算这是梦,她也希望永远不要醒来,就这样,挺好。

朋友,不是在你遇难的时候给你帮助的人,而是时时刻刻都在你身旁,陪着你的人。小绵羊小姐很珍惜大灰狼先生,大灰狼先生也很喜欢小绵羊小姐。他们彼此都明白,爱之间,是关怀。小绵羊小姐喜欢与大灰狼先生一起看书,喜欢大灰狼先生给她念报纸,喜欢他的一切。过后的路途中,在本该暗黑灰色的世界中,是大灰狼先生,带着他的那份热血,冲到小绵羊小姐身边,书写出另一卷动人的诗画。

曾经有那么一天,你我相遇在世界边缘,多少年的不见,直到我们苍老如萤,我坐在海的一边,遥望着远方的地平线,弹奏着你我的初见。记忆中,满是你的笑脸,你像一颗充满力量的种子,带着我,穿过阴云和忧伤,破土,然后,发芽。如果时间逼迫我们全都忘记,那我也不会忘记你,陪我走完了青春的花季和雨季。谢谢你,在我迷茫孤寂的时候,给予我光明。

电影放完,杨婆婆也醒了,她起身,在摸索中又再次来到云月坡,来到碑前,趴在碑上,说:“笨蛋大灰狼,你睡得太早了,其实我一直在等,我想,你一定是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才不愿醒来的吧。真是痴梦啊。不过,还是很爱你,谢谢你把我带出了深渊井底,让我见识到了世界之大,阳光之快活。我曾想过,如何才能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的时候。后来,我懂了,在最美的时候,记得一个人足矣,这远比被生活摧残得面目全非的时候要好得多。”杨婆婆起身,摘下一朵野菊,别在长发上,笑着,哽咽着:“你总说,笑一笑......你看,我现在笑了,美吗?大灰狼啊,大灰狼啊,真不知道我是花了多大的运气,才能得到你,得到一个如此甚好的你;一直以来,总让着我的小脾气的你。谢谢你,让我的这一生不荒唐不平凡。爱你,是必然的......

第二天,灰曦来到了石碑前,在它的旁边,又多了一座石碑......阳光错开了石碑,照射在中间,拥簇着的是那纯白野菊。

风飘过,带着淡淡香味,一片花瓣落在石碑上,轻轻地,又似杨婆婆晴朗的笑容......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