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

第6章:帅克踏出恶性循环【好兵帅克】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时间:2019-09-11来源:民间故事作文网

警察局里到处弥漫着一片衙门气味,当局一直在估计着人们对战争究竟有几分热心。局里,除了少数几个人还意识到自已是这个国家的于弟,而这个国家是注定要为 了与它完全无关的利益而流血之外,其余则尽是一批堂哉皇哉的政界猛兽,他们脑子里想的不外乎监狱和绞刑架,而他们就靠这些东西来维护他们那横暴的法律。

审讯时,他们带着一副恶意的和额悦色*的神气来对付落在他们掌心的人,每句话没到嘴边以前,都先斟酌一番。

“对不起,你又落在我们手里了!”那些制服上缝着黑黄袖章的野兽中间的一个,看见帅克带到他面前时说。“我们都以为你会改过自新,但是我们想错了。”

帅克默默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神情是那么泰然自若,以致那些野兽们都莫名其妙地对他呆呆望着,然后着重地说:

“脸上不许再装那副傻相!”

但是他马上又换一种客气的腔调接着说:

“你可以相信我们并不愿意把你关起来,而且我敢保我并不认为你犯了什么重罪;由于你的智力差,你准是被人诱上了邪路的。告诉我,帅克先生,是谁引你玩的那套愚蠢的把戏?”

帅克咳嗽了一阵,然后说:

“对不起,大人,我不知道您那愚蠢的把戏指的是什么?”

“那么帅克先生,”他假装出一个忠厚长者的口吻说,“照带你来的巡官说,你曾在街角的皇上宣战告示牌前面,招来一大群人,并且嚷‘弗朗兹·尤塞夫万岁!这场战争咱们必然获胜!’来煽动他们,你看这是不是场愚蠢的把戏?”

“我不能袖手旁观啊,”帅克表白说,一双天真的眼睛紧盯着审判官的脸。“看见他们都在念着皇家告示而没一个露出一点点高兴劲儿的时候,我心里很气愤。没 人叫一声好,或者三呼万岁——巡长大人,任什么动静也没有。看来真好像跟他们毫不相干似的。我是九昆明癫痫医院十一联队的老军人,我忍不住了,所以才嚷出那么一声。我 想如果您处在我的地位,您也一定会那么做的。如果打起仗来,就得打赢它;而且,就得对皇上三呼万岁呀。谁也不能拦住我。”

野兽被他说得没话讲了。他有点不好意思,没敢正眼看帅克这个天真无邪的羔羊,赶紧把视线投到公文上,说:

“你这份国热忱我充分理解,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在别的场合去发挥更好些。你自己明明知道你所以被巡官带到这儿来,是因为这种国表现也许会——实在就不免会被大家认作是讥讽,而不是出于诚意。”

“当一个人被巡官逮捕了,那是他一辈子非同小可的时刻,”帅克回答说。“可是,如果他甚至在这种时刻还不忘记国家宣了战以后他应该做些什么,我觉得这样的人毕竟不见得是个坏蛋吧。”

他们彼此瞠目相视了一阵。

“帅克,滚你的吧!”最后那个摆官架子的家伙说了。“如果你再被逮到这儿来,我不客气,可就把你送军事法庭去惩办了。明白吗?”

没等他理会,帅克冷不防扑上前去,亲了他的手说:

“愿上帝为您做的一切功德祝福您,随便什么时候您要欢喜来一只纯种的狗,就请光临。我是个狗贩子。”

帅克就这样重获自由,回家去了。

他思索了一下应不应该先到瓶记酒馆去望望。于是,他又去推开不久前便衣警察布里契奈德陪他出去的那扇门。

酒吧间里死一样沉寂。几个主顾坐在那里,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柜台后边坐着女掌柜帕里威兹太太,她漠然呆望着啤酒桶的扳

“喂,我又回来啦,”帅克快活地说。“给咱来一杯啤酒吧。帕里威兹先生哪儿去啦?他也回来了吧!”

武汉癫痫病医院哪家医院好 帕里威兹太大没回答,却流了泪。她呜咽着,在每个字上都强调出她的不幸,说:

“一个——星期——以前——他们——判了他——十年——徒刑!”

“嘿,这可真没想到!”帅克说。“那么他已经坐了七天啦!”

“他多谨慎呀,”帕里威兹太太哭着说。“他自己总是那么说。”

主顾们站起来付了酒账,一声不响地出去了。屋里就剩下帅克和帕里威兹太太。

“那位布里契奈德先生还到这儿来吗?”帅克问道。

“来过几趟,”女掌柜说。“他总是要一两杯酒,然后问我有谁到过这儿。主顾们坐在这儿谈足球赛,他也偷听。他们一看见他来就只谈足球比赛。”

帅克刚喝完第二杯甜酒,布里契奈德就走进了酒吧间。他很快地用眼睛扫了一下这空荡荡的酒吧间,然后在帅克身旁坐了下来。他要了点啤酒,等着帅克开口。

“啊,原来是您呀,”帅克说,随着握起他的手。“我刚才没认出来。我这记*真坏,见一面就会忘了。前一回我记得咱们好像是在警察局里见到的。近来贵干怎么样?您常到这儿来吗?”

“我今天是特意来找你的,”布里契奈德说。“警察局那边告诉我说,你是个狗贩子。我很想弄条捕鼠狗,或是一条(犬更)狗,要不就是那一类的也成。”

“那好办,”帅克回答说。“您要纯种的还是条杂种的?”

“我想还是来一条纯种的吧,”布里契奈德回答说。

“您不要条警犬吗?”帅克问道。“就是那种一闻就闻出味儿来,然后把您带到犯案的地点的?”

“我要条(犬更)狗,”布里契奈德镇定地说,“一条不咬人的(犬更)狗。”

“那么您要一条没牙的(犬更)狗吧?”帅克问道。

六安羊癫疯医院

“也许我还是来条捕鼠狗吧!”布里契奈德有点发窘地表示。他对狗的知识还很肤浅,而且如果不是警察局特别给他这些指示,他根本也不会去想到狗的。

但是他接的指示简单明陈,而且紧急。他必须利用帅克贩狗的活动跟他进一步接近。为了这件事上面授权给他选用助手,也可以动用款项去买狗。

“捕鼠狗有各种尺寸的,”帅克说。“我知道有两条小的,三条大的,这五条您可以统统放在膝头上抚弄。我敢保它们很好。”

“对我也许合适,”布里契奈德说道。“多少钱呀?”

“得看大小啦,”帅克说。“问题就在大小上头。一条捕鼠狗跟一头牛犊不一样。正相反:越小越贵。”

“我想要一条大的看家用,”布里契奈德说,他怕把秘密警察的款项动用得太多了。

“就这么办吧,”帅克说。“大的我卖您五十克郎⑴一条,再大的您就给二十五克郎吧。可是有一件事忘记提了:您是要狗崽子还是要大些的狗?还有,是公狗还是母狗?”

“反正都一样,”布里契奈德回答道,他感觉自己是纠缠到摸不着底细的问题上去了。“你替我预备好,明天晚上七点钟我来取。那时候总可以预备齐了吧?”

“您尽管来吧,没错儿,我准都办好。”帅克干脆回答道。“可是由于眼下这情况,我得请您先预支给我三十克郎。”

“那可以,”布里契奈德说,把钱付给他。“好,咱们为这笔生意干它一杯,我请客。”

他们每人喝了四杯,帅克付了他那份账,就回到他的老佣工摩勒太太那里去了。当她看见自己用钥匙开门进来的是帅克,就大大吃了一惊。

“我以为您得好多好多年以后才能回来呢,”她用惯常的坦率口气说。

然后她去铺了,特别加意把癫痫病发作晕倒了怎样救治一切收拾得妥贴周到。当她在厨房又见到帅克时,她热泪盈眶地说:“咱们在院里养的那两条小狗呀,先生,它们死啦。那条圣伯纳狗在警察来搜查的时候也跑掉啦。”

“摩勒太太,那些巡官们正在跟我捣麻烦。我敢打赌眼下不会有很多人到这儿来买狗啦,”帅克叹了口气说。

奥地利崩溃后如果有人翻查警察档案,在“秘密警察用款”下面读到下列这些项目时,不知道他懂不懂得其中的含义,例如:B·四十克郎,F·五十克郎,M· 八十克郎等等。如果他们以为B、F、M这些字母都代表人名的简写,以为那些人为了四十、五十或八十克郎就把捷克民族出卖给奥地利皇室,那就大错特错了。

B代表“圣伯纳种狗”,F代表“猎狐犬”,M代表“猛犬”。这些都是布里契奈德由帅克那里带到警察局去的狗,——条条都是奇丑无比的四不像,和纯种的狗毫没有共同的地方。帅克就把它们都冒牌卖给布里契奈德了。

他卖出的圣伯纳狗是一条杂种狮子狗和一条来路不明的野狗配的,猎狐犬却长了两只猎獾狗的耳朵,个子大得像条猛犬,腿向外撇,真像患了软骨病似的。猛犬一头的粗,下级活像苏格兰看羊犬,尾巴剪得短短的,个子不比猎獾犬高,而且屁股后头剪个秃光。

后来卡鲁斯密探也去买狗,他带回一条通身是点子的胆怯的怪物,样子像条鬣狗,名义上算是苏格兰看羊犬。于是,秘密警察费用上为了它又增加了R·九十克郎一项。

这条怪物据说还算是条猎狗。

但是连卡鲁斯也没能从帅克身上挤出什么来。他跟布里契奈德的运气差不多。帅克把一番巧妙的关于政治的话题引到怎样给小狗医治犬瘟症上去,而密探们千方百计布置的圈套,唯一的结果是帅克又把一条杂配到难以置信、奇丑无比的狗,冒牌推销给布里契奈德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