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时间:2019-05-18来源:民间故事作文网

篇一:七月七日长生殿

对白乐天这个人一向不喜,因着他一面高呼“同是天涯沦落人”“江州司马青衫湿”,一面在垂垂暮年又纵情声乐,享乐狎妓。他的人,我不屑。他的诗文,却独独喜欢那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比之“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更觉带着温情。 早上随手在纸上涂涂画画,竟不经意间从笔端流泻了出这十四个温润多情的方块字,顿然觉得这些字句像极了冬日夜晚围炉煮茗升起的袅袅热气,暖着眉眼。后来上了空间,看到有朋友更了七夕快乐的状态,恍然怔了下,喏,阳历的七月七?? 最初接触这句诗,源于《武林外史》里面柴玉关给王云梦的玉佩上刻着这句暖人心的情话,心里想着古龙这个男子倒也是个善解风情的人,懂得小女儿的情态。私语,本就带着情人间呢喃的甜蜜和娇嗔,更何况是在夜半这样应景的时辰。 七月七,总觉得不应该简单的度过这样一个温软的日子。于是,铺开旧时买的熟宣,任萧散的心事幻化成为笔端寂寥的落墨,素雅且从容,晕染出一片写意的追溯。江南的梅雨日子,随已入小暑,却仍是改不了这绵绵薄雨夜敲窗的清寒。 很喜欢更漏子这个词牌,极度的应和温庭筠的那句“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何时念起来,都感觉是在幽幽的雨夜,伫窗叹息的那种萧索。也喜贺铸的那首青玉案,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梅子”这个称号堪比那个博了“张三影”之号的张先。雨夜,总是这样轻轻浅浅的就勾勒出一个相思寂寥的背影,带着沁入肌肤的薄寒,凝成胸口生痛的一粒朱砂痣。 怕相思,已相思。轮到相思没处辞,眉间露一丝。女子的期盼和回忆里,翻开第一页,先是那个浓郁的情字。似乎,真的有与生俱来的忧伤,特别是行走在红尘里的痴男怨女,心心念念,朝朝暮暮,为相思顾。像极了但丁《神曲》里面第一层就是生前受尽情爱痴缠的尘世俗人,海伦和帕里斯之流,即使地狱轮回,残留的躯体却还是紧紧缠绕着受尽地狱阴风的吹袭。忍不住叹一声:痴儿! 夜色渐渐浓稠,雨滴悬在窗格上,透出一点点清逸的冷,衬着远处街灯橘黄的暖,引来素心野趣的静。蓦地想起琉璃盏这个美丽透明的字眼,失传的工艺,却有种独特的美丽,穿过几百年澄明的光阴,好像寂寂深夜里或明或灭的萤火虫,静静的在那里闪烁,逗弄着不安分的心。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红尘最繁华的寂寞里,用一个苍凉执念的影子,折叠器心里那个精致细腻的折角,细细密密的绾起清亮的心事??

篇二:《唐诗研究》期末作业答案

《唐诗研究》期末作业

一. 判断正误:

1.“大历十才子”曾自诩为“五言长城”。(×)

2.“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是韦应物《滁州西涧》一诗中的诗句。(√)

3.“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这首诗是刘长卿的《逢雪宿芙蓉山主人》。(√)

4.以七绝来写边塞的李益是盛唐边塞诗派的重要诗人之一。(×)

5.韩孟诗派的一个重要观点及创作倾向是“笔补造化”,裁夺物象。(√)

6.“不平则鸣”是白居易的主张。(×)

7.韩愈那种崇尚雄奇怪异之美的特点深深影响了宋人的诗歌创作。(×)

8.白朴的《梧桐雨》、清代洪升的《长生殿》都受到了《长恨歌》的启发和影响。(√)

9.自古逢秋悲寂寞,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这是刘禹锡的《秋词》。(√)

10.“以文入诗,以议论入诗”,尚险求奇,营造出大量险怪意象,从而使唐诗大变,这是李贺对于唐代诗坛的贡献。(×)

11.王安石《题张司业诗》云“看似寻常最奇崛,诚如容易却艰辛”,这里的“张司业”,指的是张籍。(√)

12.“张王乐府”指的是张籍、王建创作的写真实时事的乐府诗。(√)

13.白居易的《长恨歌》是他“讽喻诗”的一种变体。(×)

14.“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是李商隐《离思五首》中的诗句(×)

15.清人吴乔云“唐人能自辟宇宙者,唯李、杜、昌黎、义山”,其中的“义山”指诗人李贺。(×)

16.李商隐的《无题》诗是以爱情为主题的抒情诗。(√)

17.杜牧和李商隐同为晚唐七绝成就最高的诗人。(√)

18.贾岛、姚合代表了晚唐的“苦吟”诗人。(√)

19.“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是柳宗元的诗句。(×)

20.强调诗歌的“韵外之至”、“味外之旨”的是司空图。(√)

21.李商隐的咏史诗历来受到推重。(√)

22.李商隐在无题诗、咏史诗和咏物诗三种类型的诗歌发展上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23.李商隐的爱情和绮艳题材的诗歌,远承齐、梁,而又声色大开。(×)

二. 分析下列问题

1.白居易曾将自己的诗分为“讽喻诗、闲适诗、感伤诗、杂律诗”四类,并对其不同的表现对象和功能等都提出明确的规定性。他也曾为讽喻诗中的新乐府制定了标准,即“辞质而径”,“言直而切”,“事核而实”,“体顺而肆”(参见《新乐府序》),很明显,《长恨歌》不符合这些标准,特别是其中有几处关键的地方,其事不仅不“核实”,反而蓄意掩盖或改写了事实:

诗云: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癫痫病治疗多少钱"txt">按:《新唐书・后妃上》:“始为寿王(瑁,玄宗第十八子,是玄宗与武惠妃所生)妃。……武惠妃薨,後廷无当帝意者。或言妃资质天挺,宜充掖廷,遂招内禁中,异之,即为自出妃意者,丐籍女官,号‘太真’,更为寿王聘韦诏训女,而太真得幸。”这一点当时与白居易一起谈及此事的陈鸿也知道,他在《长恨传》里写道:“开元中,泰阶平,四海无事。玄宗在位久,倦于旰食宵衣,政无大小,始委于右丞相,稍深居游宴,以声色自娱。先是,元献皇后、武淑妃皆有宠,相次即世。宫中虽良家子千数,无可悦目者。上心忽忽不乐。时每岁十月,驾幸华清宫,内外命妇,熠熠景从,浴日余波,赐以汤沐,春风灵液,澹荡其间。上心油然,若有所遇,顾左右前后,粉色如土。诏高力士潜搜外宫,得弘农杨玄琰女于寿邸。”《长恨歌》中所掩盖的这一事实,早就为人所知,因此赵令��在《宾退录》就为白居易曲为回护,说这是对于玄宗的“宴昵之私,犹可以书,而大恶不容不隐”。两唐书皆云杨贵妃死时年38,则其生于开元6年(718)。据陈寅恪先生所说,她开元28年为玄宗所选取,则其时已经23岁了,不得言“有女初长成”。

诗云: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翘金雀玉搔头。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按:诚如陈寅恪先生所言:“肃宗回马及杨贵妃死,乃启唐史中兴之二大事,自宜大书特书”。如杜甫就曾说“不闻夏殷衰,中自诛褒妲。周汉获再兴,宣光果明哲。”(见《北征》)把玄宗宠幸杨贵妃,与周幽王宠幸褒姒和殷纣王宠幸妲己相比,称赞玄宗在危急关头,能当机立断,赐死杨贵妃。中唐人高彦林《阙史》中《上郑相国题马嵬》诗也说:“肃宗回马杨妃死,云雨虽亡日月新。终是圣明天子事,景阳宫井又何人。”

《旧唐书・后妃上》:“禄山叛,露檄数国忠之罪。河北盗起,玄宗以皇太子为天下兵马元帅,兼抚军国事。国忠大惧,诸杨聚哭,贵妃衔土陈请,帝遂不行内禅。及潼关失守,从幸至马嵬,禁军大将军陈玄礼密启太子,

诛国忠父子。既而四军不散,玄宗遣力士宣问,对曰:‘贼本上栽。’盖指贵妃也。力士复奏,帝不获己,与妃决,遂缢死于佛室。”《新唐书・后妃上》记载略同。又《旧书》载,玄宗自蜀还,本想改葬杨贵妃,礼部侍郎李揆谏曰:“龙武将士诛国忠,以其负国兆乱。今改葬故妃,恐将士疑惧”,唐玄宗遂不便公开改葬。据此看来,在马嵬坡杀杨国忠兄妹,本是宫廷里一场残酷的斗争,而这场斗争背后有一关键人物,即唐玄宗的儿子唐肃宗。据《旧唐书・杨国忠传》,当年李林甫想要陷害做皇太子的唐肃宗,拉杨国忠为党。杨国忠指使其爪牙吉温陷害与唐肃宗有关系者数百家。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当安禄山起兵,唐玄宗想要让唐肃宗监领国事时,杨国忠等人为什么异常恐惧。至于劝唐玄宗避往四川,也是杨国忠的主意,他已事先布置了心腹在四川。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唐肃宗才决不会跟到四川去。像这样的一场宫廷里政权之争的大事件,白居易却只字不提,反而用了不少笔墨描绘杨贵妃死时那种美丽的姿容,以及唐玄宗的不忍和悲伤,这一点相当引人注目。史载,陈玄礼诛杀杨国忠后,曾面见玄宗谢罪,唐玄宗安慰他说,这是我的错,使我没有认清他的为人,给与他太大的权力。最近我也察觉了,正打算到了四川以后,再把他杀掉。所以今天实在是神明给了你启示,这一举动正合我意,你不必担心。我们固然可以把这些话当作一个老谋深算的皇帝的违心之语,但总不至于去幻想唐玄宗对杨贵妃之死抱有那样纯洁深情的悲痛之情。即使是白居易此时还没有做到翰林学士,对宫闱秘密还了解得不多,但他此时已是35岁了,况且在此之前是在秘书省做校书郎,对于朝廷实录多少可以看到一些,怎么会那样天真呢?这样来“润色”杨贵妃之死,一定别有隐情。

诗云:西宫南内多秋草。

按:唐玄宗从四川返回长安后,先是住在兴庆宫。乾元三年七月丁未,移幸到西内甘露殿。这本是父子之间的猜忌所致。《旧唐书・玄宗本纪》把这一场父子之间的猜忌交恶归咎于唐肃宗身边的宦官李辅国之挑拨离间。据史载,唐玄宗移幸甘露殿后,身边所信任的高力士、陈玄礼等也先后被迁谪到外地,致使“上皇浸不自怿”,愈来愈不开心。对于这样一些史实,白、陈等人也毫无关涉,惟尽力表现唐玄宗对杨贵妃的思念之情和他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寂寞。

诗云: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按:邵博的《邵氏闻见录》曾讥讽道:“宁有兴庆宫中,夜不烧蜡油,明皇帝自挑灯者乎?”以为这是书生之见。陈寅恪先生也考证道,富贵人家烧蜡烛而不点油灯,自昔已然。又引白居易《禁中夜作书与元九》诗,证明当时文学侍从值夜时,在禁中虽然也点油灯,但却认为,“玄宗虽幽禁极凄凉之景境,谅或不至于是”,遂以为这是“文人描写,每易过情”。

诗云: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附图)

按:详检两唐书玄宗本纪,从没有一次夏天去骊山的记载,因为那时洗温泉是为了祛寒去风,往往在冬季或春初才去,所以七月七日李、杨二人不可能在长生殿发誓。此外,据《旧唐书・玄宗纪》,天宝元年冬十月丁酉,幸温泉宫。辛丑,新成长生殿,名曰集灵殿,以祀天神。《唐会要》华清宫条记载同。据此,唐玄宗和杨贵妃选择祭祀神灵的地方来谈儿女私情也有悖情理。陈寅恪先生还为这一点作了些辩护。他说,尽管唐代寝宫习惯上也称长生殿,但华清宫之长生殿只是祀神的斋宫,白居易写此诗时还没有入翰林,所以不了解国家典故,只按习俗来写,未及详察。

从《长恨歌》这些与历史事件和细节背离的地方,我们可以意识到,它不是按照讽喻诗或者一般的叙事诗的

标准和目的来写的。陈寅恪先生认为,《长恨歌》详细叙写“燕昵之私”,更虚构出海上仙山一节,畅述人天生死形魂离合之关系,使这一故事更加延长而优美,正是言情文体的特点,也是白居易之所长。所以,陈寅恪先生把《长恨歌》视为一种“文备众体”,“驳杂无实”,要求作者能够表现其“史才、诗笔和议论”的新型的言情文体。

2.尚永亮等人以为,《长恨歌》一诗从“黄埃散漫风萧索”、玄宗逃蜀、杨妃身亡开始,“诗情即为沉重哀伤的悲剧氛围所笼罩”,特别是在最后,作者让“杨妃在缥缈迷离的仙境出现”,让她“成为一个净化了的理想女神”,“赋予她原发性癫痫症状表现都有什么呢忠于爱情的至善品行”,最后“怀着对美人不幸的深切同情,对美的毁灭的沉重感伤”,让“刻骨的相思变成了不绝的长恨”,这样,唐玄宗、杨贵妃二人的特殊事件才“获得了广泛的意义,李、杨的爱情得以升华,普天下的痴男怨女则从中看到自己的面影,受到心灵的震撼。”(参见袁行霈、罗宗强主编《中国文学史》第二卷第四编第七章第三节)这是一种把《长恨歌》当作爱情悲剧来解读的典型观点。

即使我们并不把“重色”视为白居易对唐玄宗的批评(按:《李夫人》一诗中明确地为唐玄宗等宠幸沉溺于女色辩解,说这是“人非木石皆有情”),即使我们并不把“天生丽质”、“回眸一笑百媚生”等描写视为对杨贵妃的批评,那么这样一些诗句:“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欢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总是会被理解成“嬖惑”的。于是那些持爱情说的学者们也不得不说这里有讽喻的意思,只不过又认为这种讽喻并没有贯彻到底。

我们再来看中国古代爱情悲剧的叙事模式,譬如《焦仲卿妻》,民间也叫《孔雀东南飞》,《梁山伯与祝英台》,《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红楼梦》等等,都是以美好、善良的人物与其对立面的矛盾、冲突或斗争为基本线索,组织、、安排那些美好、善良的人物受到压制和摧残,并在此压制摧残中获得精神上的升华和胜利。在这种悲剧模式中,代表美好、善良一方的人物必须是单一的或纯粹的美好善良,不可以像《长恨歌》中的唐玄宗和杨贵妃那样,带有比较含混或模糊的因素,引起读者又爱又恨的复杂反应。你看,《焦仲卿妻》中的那两口子,梁山伯与祝英台,贾宝玉和林黛玉,陆游和唐琬等等,都是单纯的代表美好、善良并值得同情的人物。

此外,中国传统爱情悲剧的结局,或以正面人物以死来抗争丑恶势力,获得精神的永生,如焦仲卿夫妻,梁山伯与祝英台,杜十娘,林黛玉等;或以正面人物对丑恶势力的彻底抛弃(如宝玉的出走)、以对美好善良因素至死不渝的执著(如陆游追悼唐琬的那些词),来表达其抗争,这些结局都会突出双方的对立和冲突。压制或迫害愈深,则反抗愈烈;愈不妥协,其悲剧的效果则愈显著。可是在《长恨歌》中,尽管也写了生死揆隔的相思,却没有那种美好善良与丑恶的对立冲突,当然也就没有那种抗争的意味,李、杨这一对文学作品中的人物,不知道可以向谁去抗争,其对立面好像变成了他们自己先前的行为,他们好像是在为其先前的错误赎罪或付出代价。这样,他们生死不渝的相思也就绽放不出传统爱情悲剧的绚烂的精神花朵,不能像传统的爱情悲剧那样鼓励人们追求美好和善良,而只能成为“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式的感叹。 即使把《长恨歌》读作爱情悲剧,我们也看到了它与正统的爱情悲剧的某些重要的背离。

3.陈寅恪先生在他的《元白笺证稿》“艳诗及悼亡诗”一文中曾对魏晋迄唐,婚姻男女的关系及观念作过精彩的分析。他指出,婚姻和仕途,是魏晋南北朝以来士大夫阶级一生得失成败的最重要的因素。魏晋南北朝时期,人物的好坏,社会地位的高下,是以仕宦婚姻为标准的。士大夫仕宦如果得不到“清望之官”,婚姻如果不能攀援高门第者,则其政治地位、社会阶级也因此而降低沦落。唐代政治社会虽不尽同于前代,但终不免受此种风习之影响。所以婚姻和仕宦,仍为士大夫一生成败得失之关键。到了白居易生活的中唐,这两种情况都已在蜕变之

中:那些新兴的庶族地主阶级中的男女,对于婚姻虽不像门阀贵族那样拘守礼法家风,相对于过去只讲门第和财产而言,男女之间对于互动的感情交流关注得多了一些,但仍不能公然无所顾忌,甚至最终不能不向门第和财产方面的考虑妥协,其原因就是因为当时社会生活中门阀贵族的势力还残存着,新旧道德标准和社会风习并存杂用着。就拿白居易的好朋友元稹来说,他就抛弃了曾经眷恋的寒门之双文,而娶高门之韦氏,白居易、李绅等人皆不以为非,反而认为他“善补过”,善于及时改正错误。

4.《长恨歌》借杨贵妃之口发出一个爱情誓言:“但令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但是在诗歌的结尾,却又以叙事人的口吻安排一个“长恨”的结局:“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种“叙事”角色的转换,从功能上讲,限制了杨贵妃形象的愿望满足,仿佛是《长恨歌》文本对李杨爱情进行了某种形式的或结构的内在审查;从文学体制上讲,又在传统规范的讽喻诗与爱情悲剧叙事之间飘移不定。

这种对爱情愿望的形式限制,以及在文体方面对传统规范的迟疑或偏离,其实受到白居易思想观念体系中一系列深刻矛盾的限制。这种跋前踬后的矛盾,在白居易的新乐府《李夫人》(属于讽喻诗)一诗中得到生动的体现。诗如下:

汉武帝,初丧李夫人。夫人病时不肯别,死后留得生前恩。君恩不尽念未已,甘泉殿里令写真。丹青画出竟何益?不言不笑愁煞人。又令方士合灵药,玉釜煎炼金炉焚。九华帐深夜悄悄,反魂香降夫人魂。妇人之魂在何许?香烟引到焚香处。既来何苦不须臾,缥缈悠扬还灭去。去何速兮来何迟,是耶非耶两不知。翠蛾仿佛平生貌,不似昭阳寝疾时。魂之不来君心苦,魂之来兮君亦悲。背灯隔帐不得语,安用暂来还见违。伤心不独汉武帝,自古及今皆若斯。君不见穆王三日哭,重璧台前伤盛姬。又不见泰陵一拘泪,马嵬坡下念杨妃。纵令妍姿艳质化为土,此恨长在无销期。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这首诗中,“此恨长在无销期”一句与《长恨歌》结句“此恨绵绵无绝期”在意思和句式方面都极为相似。陈寅恪先生曾认为,《长恨歌》后半“畅述人天生死形魂离合之关系”,正是从汉武帝李夫人故事转化而来。而《李夫人》一诗中“又不见泰陵一拘泪,马嵬坡下念杨妃。纵令妍姿艳质化为土,此恨长在无销期”数语,也正取自于《长恨歌》“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等句。我们看到,白居易不再像杜甫那样称赞唐玄宗赐杨贵妃死是一桩有益于国家中兴的大好事,不再满足于以“红颜祸水”那种自欺欺人来分析社会和政治现象。一方面,他会不留情面地指摘甚至揭露某些社会弊端,但另一方面,却不可能怀疑和批评皇权和整个的社会制度,于是,从“嬖惑”这个人性弱点的角度(所谓“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或者从一个爱情悲剧的角度,转移或调整了观念体系中的真正矛盾――皇帝不再拥有先前那种神秘的、天赐的力量,他可以而且应该为某些失误或过错承担责任;另一癫痫危害很大该怎么治疗呢方面却又不可能反对皇权统治,甚至连这种念头都没有可能。这种悖论是封建社会的发展及其内在矛盾留在白居易身上的印记,是白居易无法想象和解决的,这才需要发明某种综合或者调解的方案。

此外,《长恨歌》在上述形式或结构方面的特征,还受到作者在婚姻以及情爱方面矛盾的或二难选择的观念的影响。陈寅恪先生在他的《元白诗笺证稿》“艳诗及悼亡诗”一文中指出,婚姻和仕途是魏晋南北朝以来士大夫阶级一生得失成败的最重要的因素,士大夫仕宦如果得不到“清望之官”,婚姻如果不能攀援高门第者,则其政治地位、社会阶级也因此而降低沦落。唐代政治社会虽不尽同于前代,但终不免受此种风习之影响。所以婚姻

篇三:语文必修五必背:长恨歌赏析

语文必修五必背:长恨歌赏析

长恨歌是白居易的代表之作,最后两句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至今传送千里!想要快速背诵长恨歌,还需要长恨歌解析做辅助。这样才能让你更好的背诵和识记,欢迎广大的同学们参考长恨歌赏析。

【体裁】

歌,本是古代歌曲的一种形式,后成为古代诗歌的一种体裁。其音节、格律一般比较自由,形式采用五言、七言、杂言的古体,富于变化。

【遗迹】

华清池位于西安东约30公里的临潼骊山脚下北麓,是中国著名的温泉胜地,历史记载,这里的温泉大约发现在3000年前的西周时代。唐代建有富丽堂皇的“华清宫”,“华清池”由此得名。

据记载,唐玄宗从开元二年(714年)到天宝十四年(755年)的41年时间里,先后来此达36次之多。飞霜殿原是唐玄宗(685一762)和杨贵妃的卧室。白居易《长恨歌》就写道:“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格律】

歌的特点是不讲究格律,任由诗人创作兴致所至。抒发感情,句数多少不限,可以说是句式整齐的“自由体”诗。

【原文】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承欢侍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

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

金屋妆成娇侍夜,玉楼宴罢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士,可怜光采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译文】汉家的皇上看重倾城倾国貌,立志找一位绝代佳人。可惜当国多少年哪,一直没处寻。杨家有位刚长成的姑娘,养在深闺里没人见过她容颜。天生丽质无法埋没,终于被选到皇上身边。她回头嫣然一笑,百般娇媚同时显现出来。六宫的粉白黛绿啊,立刻全都褪掉了色彩。正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她肌肤如凝结的油脂。侍女扶出浴,正娇懒无力,初承恩就在这一时。花一般容貌云一样鬓发,金步摇在头上颤。美好的春宵,春宵太短!太阳多高天于才睁眼,从此再不早早上朝去和那些大臣见面。追陪欢乐,伺候宴席,她总在皇帝身旁转。春天随从春游,夜晚也是她独占。后宫美人儿三千人,对三千人的宠爱都集中在她一身。深宫的夜晚,她妆饰好了去伺候圣君。玉楼中宴会,春天和她一起醉倒了人。姐姐弟兄都封了大邦,好羡人呀,一家门户尽生光。叫天下做父母的心肠,觉得生男儿还不如生个女郎。

【原文】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

花钿委地无人收,翠翅金雀玉搔头。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泪相和流。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无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宫见月伤心色,夜雨闻铃断肠声。

【译文】避暑的骊宫,高插云霄。宫中仙乐飘,人间到处都能听到。宫里缓歌曼舞,徐徐地弹琴慢慢地吹箫。皇上整天看,总也看不饱。谁知道渔阳反叛的战鼓会震地敲,把霓裳羽衣曲惊破了!皇家城阙烟尘出现,天于的大驾,一千辆车,一万匹马,逃往西南。才走到百来里,走走又站站。六军不肯前进可怎么办?宛转蛾眉竟死在皇上马蹄前。她的花钿丢在地上没人收,还有她头上的翡翠翘呢,她的金雀,她的玉搔头。皇上掩着脸,想救救不了,回头看,眼泪和血一起流。栈道插云弯弯曲曲上剑阁,风刮起黄尘格外萧索。峨眉道上没多少行人,天于旌旗也没了光彩,阳光是那样谈薄。蜀江水这么碧绿哟,蜀山这么青翠,皇上日日夜夜怀念情思难断绝。离宫看见月光是伤心颜色,夜里听雨打栈铃也是断肠声息。【原文】

天旋地乌鲁木齐癫痫有治疗吗转回龙驭,至此踌躇不能去。

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

君臣相顾尽沾衣,东望都门信马归。

归来池苑皆依旧,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对此如何不泪垂。

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

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

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

夕殿萤飞思悄然,孤灯挑尽未成眠。

迟迟钟鼓初长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鸳鸯瓦冷霜华重,翡翠衾寒谁与共。

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

【译文】总算有一天,天旋地转圣驾得回京城,又走到这里――叫人徘徊不忍离去。马嵬坡下泥土中间找不着了,美人当年白白死去的那块地。君臣互相看看,眼泪洒衣襟,向东望,信马由缰回京城。回来看看宫苑园林,太液池芙蓉未央宫翠柳依旧媚人。那芙蓉花多像她的脸,那柳叶多像她的眉,见花见柳怎叫人不落泪。怎不感触啊,在这春风吹开桃李花的日子,在这秋用打梧桐落叶的时辰!太上皇住南内与西宫,秋草长闲庭,不扫它满阶落叶红。当年椒房间监青眉已老,梨园弟子头上白发初生。晚上萤虫飞过宫殿,太上皇悄然忆想。夜里挑残了孤灯睡不着,只听宫中钟鼓迟迟敲响。夜这么长,看看天上银河还在发光。天快亮,还不亮!霜这么重,房上鸳鸯瓦这么冷,翠被冰凉,有谁同拥?你死去了,我还活着,此别悠悠已经隔了年,从不见你的灵魂进入我的梦。

【原文】

临邛道士鸿都客,能以精诚致魂魄。

为感君王辗转思,遂教方士殷勤觅。

排空驭气奔如电,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

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

金阙西厢叩玉扇,转教小玉报双成。

闻道汉家天子使,九华帐里梦魂惊。

揽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银屏迤逦开。

云髻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

风吹仙袂飘飘举,犹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

含情凝睇谢君王,一别音容两渺茫。

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

回头下望人寰处,不见长安见尘雾。

唯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

钗留一股合一扇,钗擘黄金合分钿。

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

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译文】京城有位修炼过的临邛道士,能以精诚把亡魂招致。可感动的是上皇辗转怀念的深情,使方士殷勤地去把她寻觅。他御气排云像一道电光飞行,上了九天,又下入黄泉,可是都没见到她的踪影。忽然听说海上有座仙山,那山在虚无缥缈中间。仙山楼阁玲珑似朵朵彩云,有许多美妙的仙子。其中有位叫太真,雪样肌肤花样容貌,听来好像是要找的人。方士到了仙宫,叩西厢的门,报捎息的是仙人小玉和董双成。她听说汉家天于派来了使臣,不由惊断了仙家九华帐里的梦。推开枕穿上衣下得床来,银屏与珠帘都依次打开。只见她头上云髻半偏,刚刚睡醒,花冠还没整好便走下堂来。风吹着她的仙衣飘飘旋举,还像当年她的霓裳羽衣舞。玉容寂寞一双眼泪落下来,好似春天一枝梨花带着雨。她含情凝自感谢君王:自从生离死别难见面,音信两茫茫。昭阳殿里的恩爱从此断绝,蓬莱宫里的日月这么漫长!往下看人间,只看见云雾看不见长安,只能将旧物表表我的深情,把金钗钿盒两样东西带还。金钗留一股,钿盒留一扇,我们一家分一半。只要我们的心像金和钿一样坚牢,虽然远隔天上与人间,总还能相见!临走叮咛还有一句话儿紧要,这句誓言只有他和我知道。七月七日长生殿,半夜里没人我们两个话悄悄:在天上我们但愿永做比翼鸟,在地上我们但愿水做连理枝条。天长地久也有一天会终结,这恨啊,长久不断,永不会有消除的那一朝。

【评析】

这首诗是作者的名篇,作于元和元年(806)。全诗形象地叙述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悲剧。诗人借历史人物和传说,创造了一个回旋宛转的动人故事,并通过塑造的艺术形象,再现了现实生活的真实,感染了千百年来的读者。

诗的主题是“长恨”。从“汉皇重色思倾国”起第一部分,叙述安史之乱前,玄宗如何好色、求色,终于得到了杨氏。而杨氏由于得宠,鸡犬升天。并反复渲染玄宗之纵欲,沉于酒色,不理朝政,因而酿成了“渔阳鼙鼓动地来”的安史之乱。这是悲剧的基础,也是“长恨”的内因。 “六军不发无奈何”起为第二部分,具体描述了安史之乱起后,玄宗的仓皇出逃西蜀,引起了“六军”驻马要求除去祸国殃民的贵妃“宛转娥眉马前死”是悲剧的形成。

七月七日长生殿对白乐天这个人一向不喜,因着他一面高呼“同是天涯沦落人”“江州司马青衫湿”,一面在垂垂暮年又纵情声乐,享乐狎妓。他的人,我不屑。他的诗文,却独独喜欢那句...

------分隔线----------------------------